第561章

蘇晚竟真的蠢蠢欲動,她想到一個更好的法子,就是將杏林醫館遷去醉香樓旁邊,這樣她能夠兩邊照顧!這樣一想,蘇晚有些迫不及待的往胭脂鋪子而去,揚聲對周郎中說道:“我先去一趟隔壁!”周郎中看她風風火火的背影,不禁搖了搖頭,去雜房開始收拾。蘇晚溜進胭脂鋪子,薑掌櫃聳拉著眼皮子撥弄著算盤,聽到腳步聲抬頭望來,瞧見是蘇晚,他一臉鬱色的繼續撥弄算盤。蘇晚手指叩擊一下櫃台:“薑掌櫃,我有一筆買賣,你要做嗎?”“鋪子...時隔三個月,謝無崖找來了,在她隔壁住下來。

蘇晚聽起曹婉晴說起兩個人之間的糾葛,雲淡風輕,其中的坎坷,隻怕不身在其中,無法切身體會。

她正想說什麽,曹婉晴湊到她耳邊說道:“如果他始終對我無情也就罷了。因為他對我有情,就此放棄了終究是心有不甘。

正是他的那點情意,讓我追逐他四年。我很小心眼,不想讓他輕易遂了心願,嚐一嚐我當初受的苦。”

蘇晚笑了起來,這是兩個人之間的情趣。

“他是一根筋的人,我很多時候在想,他是不是因為那場意外,才還俗來找我。”

曹婉晴清亮的眼睛裏透著豁達,是對這件事的釋然:“我不想給自己增添煩惱,不管他是什麽原因,隻要他對我好,心裏裝著我就行了。等生下孩子再說吧,到時候請你去給我梳新娘頭。”

“好啊,我等你們的好訊息。”蘇晚伸手抱住曹婉晴,柔聲說道:“往後餘生,你們會幸福美滿。”

曹婉晴回抱住她:“我也是如此想的。”

“晚晚姐!”唐暖坐在一邊,眼巴巴的看著蘇晚:“我想吃你做的爐焙雞。”

蘇晚轉過身來,看著唐暖又圓了一圈的臉,捏一捏她的臉頰,揶揄道:“都兩個孩子的娘了,還這麽嘴饞?”

唐暖臉頰通紅,她原來也不想這麽早生孩子。隻是陪趙巍去邊關之後,風沙太大,氣候很幹,秦姐姐不適應,她便想帶秦姐姐離開邊關,出去遊曆一番。

她在趙巍麵前旁敲側擊過,他似乎不太樂意,唐暖心下一橫,便穿了蘇晚送她的衣裳,那天晚上做真夫妻。在床上哄得趙巍答應了,第二天她就帶秦姐姐遊玩去了。

趙巍安排人一路上保護她們,最後經過江南時,秦姐姐很喜歡那邊的水鄉小鎮,買了一座宅子定居下來,她發現有了身孕,返回邊關去了。

這一去,三年抱倆。

唐暖愈發羞澀,眼睛水潤潤的,手放在小腹上,軟聲說道:“不是我嘴饞,是肚子裏的小家夥想吃的。”

蘇晚懵了,又懷了?

“三胎?”

唐暖點了點頭:“軍醫說這一胎可能是兩個。”

蘇晚連忙給唐暖號脈,好家夥,真的是倆個!!

可把她給羨慕壞了!

蘇晚幽怨地看向鄰桌的顧淮之。

顧淮之若有所覺,抬眸望來,唇邊噙著笑,就看自家媳婦剜他一眼。

他不知道哪裏做錯了。

蘇晚再送他一個大白眼,轉過頭來,對唐暖說道:“阿暖,你好好養著身子,生下來之後,我做他們幹娘。”

她站了起來:“我去給做爐焙雞,你還想吃什麽?”

唐暖搖了搖頭:“就這個菜,伯母給我做了西湖醋魚!”

“行!”蘇晚挽著袖子去做菜。

——

這一次的團聚,是他們有預謀的,故意瞞著顧淮之和蘇晚。

顧青鬆算了人數,做了一張特別大的圓桌麵,蓋在八仙桌上,大家全都圍坐在一桌。

又矮又小的火爐子放在桌子中間,架著一口小鐵鍋,他們削了長竹簽,串好了菜放在鍋子裏煮,好比現代的串串。

“這一次我們不遠千裏齊聚一堂,隻願這一份友誼能夠長長久久,還有下一個五年,十年,到時候我們得給孩子們開一桌,大家一起熱鬧熱鬧。”個黑色的腫包,心裏稍微有點數了。她放下袖子,把戚敏的手放回被子裏,然後看向一旁候著的女醫:“你說說看她的情況,後續如何用藥。”女醫看了一眼戚敏,去了外殿。蘇晚跟過去,一出內殿,空曠寒冷的外殿,冷得她一個哆嗦。“戚夫人當年冬獵的時候,遇刺後背中了一箭,箭塗抹了劇毒,情況很危急,當即送到了白馬寺,由明覺大師刮骨療毒,可依舊有餘毒未除,一直是明覺大師的藥壓製毒素,延長戚夫人的性命,但是每日骨頭疼的難受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