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2章 終章

走,像一灘爛泥躺在地上。方有田看他這模樣,心裏止不住得意,宋二郎落到這樣的下場,看他還有什麽資格瞧不起他!他欠賭坊的銀子不用還,牛哥額外再給他五兩銀子好處費。方有田假惺惺地攙扶宋二郎起來:“別泄氣啊,你的表妹不是太子妃嗎?這五百兩銀子對你們來說就是毛毛雨。如果她不肯幫忙,你可以把宅子賣了。”“不行,宅子不能賣,賣了宅子的話,我爹會打死我。”宋二郎好麵子,幹不出變賣家產的事情,把希望寄托在考科舉上。...蘇晚舉著酒杯站起來,對曹婉晴和唐暖說道:“你們以羊乳代酒。”

大家相視而笑,異口同聲道:“盛世之下,我們一年一聚。”

“甚好甚好。”蘇晚笑容滿麵,一飲而盡:“好久沒有這麽高興過了。”

酒氣熏染得她麵頰通紅:“若是景雲也在就更好。”

話音一落,院門開啟,姬朔風塵仆仆的站在院門口。

他看著圍坐一桌的眾人,桌子上熱氣騰騰,散發出美食的香味,眉眼間的疲倦消散,平添了幾分暖意:“我來得正是時候。”

大家看見他,連忙準備起身行禮。

姬朔抬手製止:“我今日隻是顧家的兒子,不是其他的身份,你們別見外。”

他徑自走向顧寶珠身邊,顧青鬆給他添了碗筷,他倒了一杯酒,舉杯道:“今日晚到了,我自罰三杯。”

他豪爽的飲盡了三杯。

這一個舉動,瞬間拉近了距離,沒有君臣之別。

顧母問道:“你怎麽來了?騰出時間來,又熬了幾個日夜處理政務吧?”

“今日是家人團圓的日子,我不能缺席了。”姬朔給顧母倒了一杯果子酒:“宮裏有母後坐鎮,您別擔心。”

顧母放下心來。

飯桌上熱鬧起來,大家談起日常,談起民生,談起朝堂局勢。

蘇晚喝了幾杯酒水,有了一些醉意,腦袋歪靠在顧淮之肩膀上,一隻手放在他的掌心,手指穿過他的指縫,望著桌子上談笑風生的眾人。

她看見謝無崖聽著別人談話,眼神卻是放在曹婉晴身上,她看了哪道菜,他便給她挾進碗裏,照顧得很細心周到,眼底都是溫柔情意。

趙巍的孩子,一個男孩三歲半,自己乖乖的吃飯,他不時給孩子佈菜。

一個女孩兒兩歲半,坐在他懷裏,他一口一口的喂飯,還照顧著身邊的唐暖,叮囑她不許吃涼的,過於重辣的食物。

唐暖睜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盯著他,拽一拽他的袖子,趙巍板著的臉緩和下來,允許她吃一點點。

唐暖的眼睛驟然亮了,捧著碗高興的吃了起來,趙巍嘴角微微上揚,眼底盡是無奈,說是一點點,卻是由她去了。

顧母照顧蘇老夫人和顧嬌嬌,顧青鬆則默默的照顧她。顧母看著碗裏全都是她喜歡吃的菜,朝顧青鬆笑了一下,道了一聲謝。

顧青鬆沒有作聲,隻是把一杯羊乳推到她麵前,安靜地吃飯。

蘇晚看見顧母眼底似有一些感觸,隱隱有水光閃過。

姬玄夾了一塊魚肉,剔除了刺兒,放進戚敏的碗裏。而戚敏卻是將蝦剝了殼,放在姬玄的碗裏,夫妻兩個相視而笑。

顧淮之知道蘇晚喜歡吃雞腿,卻是不喜歡啃,用小刀將雞肉切下來,放在她的碗裏:“在看什麽?”

蘇晚低喃道:“我覺得這是最幸福的時刻。”

昏黃的燈火照映在眾人的臉上,笑容都很溫暖,鐵鍋裏湯汁汩汩翻湧,這樣恬淡閑適的生活,幸福美好得仿若一副濃墨重彩的畫卷。

蘇晚心裏從未有過的寧靜,親朋好友,愛人、孩子全都在身邊,真正的在這個世界,有了一種歸屬感。

“淮之,我突然覺得嬌嬌一個人,會不會太孤單了?”

蘇晚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粉麵含笑,嬌嬌軟軟的在他耳邊說道:“我們再要一個孩子吧?”

她不願去想那些紛紛擾擾,隻想順心而為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顧淮之眉眼裏沉澱著歲月的溫柔,拿著帕子拭去她唇角的酒漬,輕輕在她唇角印下一吻。

“依你。”

蘇晚笑了起來,耳邊的歡聲笑語似乎隨著他這句話遠去,她聽見耳邊有鼓樂聲響起,吟唱著:“宜言飲酒,與子偕老。琴瑟在禦,莫不靜好。”

一片金光中,蘇晚看見麵前浮現一本書,快速的在她眼前翻過,裏麵載入的不再是她穿越而來看見的那本悲劇一生的故事,而是她改寫之後的人生,書寫著她這輩子幸福美滿,兒孫滿堂的一生。

【完】邊落下一吻:“等你回來。”蘇晚心口悸動。他是指等從西梁回來,要補辦一場婚宴嗎?——九欲帶著九歌從道觀來到攝政王府。九歌留在前廳。九欲在羅成的帶領下去往書房。羅成留在外麵,九欲推門進書房,便見攝政王將一塊染血的帕子,扔進火爐子裏。九欲眸光一沉,“王爺,顧娘子為您治病,為何還有咳血癥?”攝政王薄唇上毫無血色,低咳幾聲:“無礙。”九欲垂下眼簾,心中思量,隻覺得攝政王的身體,不僅僅是毒。若隻是舊疾與毒,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