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驚覺

舞,內心很是歡愉。自己每天堅持看美女,就是為了心情愉悅。死樣!玉紫幽看到蘇羽的樣子,狠狠的踩了他的腳背一腳。“嘶……”蘇羽倒抽一口涼氣,回頭看了一眼玉紫幽。然而玉紫幽卻吹著口哨,假裝不是自己幹的。別裝了,誰不知道是你啊。你最近越來越過分了啊!蘇羽感覺很無語。見狀,張如月起身過來坐到了蘇羽的旁邊。“來,陪我一起喝啊。”張如月故意湊近蘇羽的胳膊說道。臥槽,老女人你想幹什麽?!我不能一錯再錯!蘇羽的內心...兩人相顧無言,隻是安靜的泡著溫泉。

片刻之後,蘇羽轉身離開。

“您就是蘇羽吧!”

忽然,花若清問道。

“不錯!”

蘇羽點了點頭,隨即穿上衣服轉身離去。

蘇羽一出去,外麵的人紛紛用非常怪異的眼神看向了他。

不過,他也並不在意。

在他看到花若清的一瞬間,便已經明白了一切。

自己恐怕是觸犯了這裏的某些規矩了。

不過,那又怎麽樣呢?

既然已經觸犯了,索性就一直到底好了。

回到房間,阿嬌和阿慧兩個人便告訴蘇羽,在他回來之前,孔絲雨便令人過來奉上一封書信,讓他今晚八點,前去參加一次龍家內部的宴會。

哦?

宴會?!

行吧,那過去看看都有啥事吧。

這樣想著的蘇羽轉身往走了出去。

很快,蘇羽便在下人的指引之下,來到了會場。

這會場十分的奢華。

入口處擺放著大量的花盆。

裏麵,更是極盡奢華。

每一張桌子的中間都放著一頭豬。

這豬蘇羽認識,是上次宴席上秦風他們家養的用人奶養大的豬。

好家夥,這龍頂天這是吃上癮了,自己開始養了麽。

不對,這玩意養一頭可沒那麽容易。

估計是直接從秦家買的。

不過,以現在龍家的財力,辦這種宴會,未免有些過於奢侈了吧。

蘇羽雖然並不清楚龍家現在的財力如何。

但肯定是不能在這麽大肆揮霍的了。

要知道,這每一桌上,除了這一頭豬作為主菜。

其餘的,隨便拿出來一個配菜,都是百萬起步的菜品。

這一場宴會的花費,起碼是上億了。

正好,這時候的蘇羽看到了江夢寒走了進來。

見狀,蘇羽上前一步。

“今天開這個宴會,可是什麽目的?!”

蘇羽直接的問道。

“你還記得賈府敗落之前的那一次窮奢極欲的宴會嗎?”

江夢寒微微一笑的問道。

聞言,蘇羽恍然大悟。

看來,這是為了給自己爭取勢力所操辦的。

就是不知道是孔絲雨辦的,還是龍守仁辦的。

而彷彿是看透了蘇羽的想法,江夢寒淡淡的一笑道:“是龍頂天親自主持操辦的。”

“哦?!”

聞言,蘇羽略吃一驚。

龍頂天親自操辦,這可真是少見。

畢竟,他今天去見龍頂天的時候,那沉淪墮落的樣子,他現在都還記得。

“別看他現在變成了一個隻知道與歌姬享樂的廢物。好歹他也曾經是稱雄天下的人物。隻是,被你們給聯手廢掉了而已。”

江夢寒笑著說道。

聞言,蘇羽點了點頭。

也是,是自己輕視了。

在怎麽說,那也是龍頂天啊。

自己到現在都還記得,之前自己老子蘇良平自己打自己一槍,就是為了不進京城的時候。

“落座吧!”

江夢寒看著蘇羽笑著說道。

“也好!”

蘇羽笑著答應一聲,隨即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。

片刻之後,人群開始逐漸入場。

蘇羽看了一眼,來的都是自己不認識的達官顯貴。

估計都是京城本地的。

想想也是,龍頂天親自做宴,這個麵子,多少是要給的吧!

很快,龍頂天到場了。

這是蘇羽第一次以一種比較正式的方式見到龍頂天。

正裝一穿,莊重的坐在最上位的位置上。

嘶……

這和自己之前看到的樣子真是截然相反啊。

看著眼前的龍頂天。

蘇羽忽然之間,感覺還真是那麽一回事。

眼前的男人,身上散發著一股子睥睨天下的感覺。

而孔絲雨也是莊重的坐在他的旁邊,看上去頗有鳳儀天下的感覺。

好家夥,今天這聚會排場夠大的啊。

片刻之後,蘇羽看到龍守仁也走了出來。

在他的旁邊,一臉淚痕的龍函靈也被一群人簇擁著走了出來。

看上去是一副很勉強的樣子。

哦,這是咋了?!

看著龍函靈的樣子,蘇羽忽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逼婚。

好家夥,不會吧!

蘇羽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。

不過想了想那個心狠手辣的孔絲雨。

感覺這件事她還真能做的出來。

啊這……

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,那蘇羽也就隻能祝她好運了。

畢竟,這種事情,怎麽說呢。

蘇羽見的是比較多了。

她們基本上都很難在有什麽好的結果就是了。

很快,宴會開始了。

蘇羽參加了一會,就感覺沒啥意思了。

這宴會除了奢華真是一點意思都沒有了。

而且在無窮無盡的奢華之中,透露著一股在強撐的衰敗感。

沒意思。

去其他地方轉一圈吧!

這樣想著的蘇羽偷偷從後門溜了出去。

然而,蘇羽剛從門口溜出去,胳膊就被人一把抓住了。

蘇羽看了一眼,發現抓住自己的人居然是江夢寒。

“去那邊,會有一些小驚喜。”

江夢寒指著不遠處的一個方向說道。

哈……

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地方。

發現江夢寒給自己指的地方是一個閨房。

哈,去哪?!

蘇羽感覺這娘們不像是個好人啊。

“你在教我做事?!”

蘇羽質問道。

聞言,江夢寒露出了一絲神秘的微笑,然後給蘇羽讓開了路。

嘶……

什麽情況?

看到給自己讓開路的江夢寒,蘇羽心裏多少有點疑惑。

這是幹什麽?

這女人……

是不是又在算計點啥?!

嘶……

算了,不考慮了,先溜再說。

這樣想著的蘇羽轉身便溜。

“噓噓~~”

蘇羽吹著自我感覺良好,但實際像是在噓尿的口哨,漫無目的四下遊蕩著。

忽然,蘇羽隱約的聽到了一陣陣的哭聲。

哦?

今天這龍府上上下下的,不是在忙宴會的事,就在忙著參加宴會。

還有誰有心情在這裏哭呢?

心裏好奇的蘇羽尋著哭聲追了過去。

很快便在一片湖水邊的地方看到了一個人。

正是花若清,一個人坐在這湖邊哭個不停。

哦吼,好家夥啊。

哭啥呢?

你現在差不多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。

不應該啊。

蘇羽心裏有點納悶。

按照自己的經驗來看,這些正得寵的姬女,能有什麽煩惱。

正是人生春風得意得時候啊。

咋的還能哭起來?

有內幕嗷。

蘇羽想了想,隨即走了過去。

“哭什麽呢?!”

蘇羽看著花若清問道。

一句話,驚起了正在抹眼淚的花若清。契約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。起來,自己是第幾次和這家夥簽訂契約了?!數不清了吧。不過,以前都是簽的主仆契約。那契約,她簽訂之後簡直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。簽這種雖然是霸權,但算是合作的契約倒是第一次。契約簽訂完成。鈴木櫻子的脖子上出現了一個紫色的契約圖印。“哦,這倒還是一個外國的契約!”蘇羽見狀,笑著道。那印章的圖案,蘇羽一看就知道,多半是出自米國那邊的魔法契約。“是的。”鈴木櫻子點頭答應道。“我在雲城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