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知道姑娘能不能給診治一下?”顧淮之出言拒絕:“不必了。”蘇晚若是神醫,她一些古怪的行為,便得到瞭解釋。為何與他搶洗臉盆,握住他的手,不等他有反應,便又主動放棄。這是為他號脈。替換掉他常吃的藥。是給他解毒?顧淮之眸光晦暗,愈發看不懂蘇晚。她最初嫁進顧家這一個月,對他們一家極盡厭惡,想要逃回京城去。自從她去一趟鎮上回來,蘇晚整個人變了。會武,會醫術,會廚藝。顧淮之探究的目光落在蘇晚的臉上,清水似的眼睛...蘇晚死了。

一個睜眼的功夫,她又活過來了。

蘇晚看著白嫩嫩的細胳膊細腿,用力一折都能斷了。

不對啊,她不是投胎成嬰兒?

怎麽身量跟十五六歲一樣?

蘇晚困惑的轉頭,一段陌生的記憶翻江倒海般湧來,整個人都懵了。

她穿進一本叫《霸權》的書中,成了惡毒炮灰女配蘇晚。

蘇晚是侯府嫡長女,母親生下她不久就撒手人寰。在她十五歲的時候,父親將死了丈夫的白月光娶進府做繼室,把繼女當做親生女兒對待,要求蘇晚處處讓著繼妹。

讓著讓著把自己的婚事也給讓出去。

蘇晚的未婚夫是太子,成親前幾天,父親對她說:“晚晚,你從小錦衣玉食長大,沒有吃過半點苦。你妹妹不一樣,她生父是個窮酸秀才,從小在鄉下長大,吃盡了苦頭。”

“你妹妹有個未婚夫,是一個書生。她現在好不容易過上好日子,再嫁過去,還得繼續過苦日子。”

“爹想了想,決定讓你妹妹嫁給太子,你嫁給那個書生。”

“你是爹的親生女兒,讓書生入贅到咱們家,沒有人能說閑話。”

蘇晚自然不肯,鬧翻了天,最後被父親綁著丟上花轎,嫁給窮酸書生顧淮之。

繼妹十裏紅妝風風光光嫁進東宮。

蘇晚心裏恨,恨父親的不公,恨顧家答應這門親事,娶了她。

尤其是顧家窮困潦倒,顧淮之是個病秧子不說,寡母是個十裏八鄉的極品,一對龍鳳胎弟弟、妹妹隻有七八歲,一家子全都是拖油瓶。

蘇晚無法忍受,徹底崩潰了。

她認為顧家和繼母是一夥的,往顧淮之碗裏下毒,將弟弟、妹妹賣給人牙子,換來盤纏回京城,想要把屬於她的一切搶回來。

可惜太子是這本書的男主,繼妹是女主,蘇晚一個炮灰女配怎麽鬥得過?主角光環分分鍾把她秒殺。

更何況人牙子把顧家弟弟妹妹賣到青樓,被人給玩弄死,顧母受到刺激病死了。

顧淮之黑化成大反派,蘇晚被顧淮之報複,死的格外慘烈。

……

蘇晚艱難的消化穿書的事實,這本廁所讀物的內容,她隻記得大概。

上輩子爺爺開武館,外公開一家中醫館。

蘇晚跟著爺爺學一身功夫,然後跟外公學會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。

高考進醫學院,學的是西醫。她把中西醫結合,救人無數,最後死於車禍。

老天爺是嫌她死的太輕鬆,讓她穿書裏死得轟轟烈烈?

她造了多少孽啊?!

“淮之,該喝藥了。”

顧母的聲音在外麵響起。

蘇晚一個激靈,頓時想起來,原主這個時候在顧淮之碗裏下毒!

“不準喝!”蘇晚猛地拉開門衝出去,看見顧淮之端著碗壓在唇邊,她瞳孔一緊,撲過去打翻他手裏的碗。

“哐啷——”

碗砸在地上,摔得七零八落。

蘇晚的小心髒撲通、撲通劇烈地跳動,看到灑一地的藥湯,長長吐出一口濁氣。

“起來!”

一道陰鷙沉怒的聲音在頭頂響起。

蘇晚後知後覺的意識到,她趴在顧淮之的腿上。不等她自己爬起來,一股大力將她給掀開。

她順著這股勁兒一個扭身,穩穩的站定,對上男人漆黑幽暗冷漠不耐的雙眼。通無阻。——另一邊,晴嵐已經入宮,來到養心殿。“李公公,臣婦有要事求見皇上,請您通傳一聲。”晴嵐取出一個錢袋子塞在李公公手裏。李公公生的麵白無須,手裏拿著拂塵,他是景帝的心腹宦官,掌印太監。他把錢袋子推回來,眉眼帶笑道:“皇上在麵見道長,咱家去通傳一聲。”晴嵐感激涕零。李公公叩門進養心殿。養心殿正中央擺放一張矮幾,兩個黃色蒲團,景帝盤腿坐在蒲團上,矮幾點燃幾炷香與蠟燭,煙霧雲遮霧繞,看不清他的表情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