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5章 人族果然愚蠢又天真

氣,這是對他全方位的侮辱。謝林逸表示不服。“就算我比不上他,也不至於歸為難看的那一類吧?”葉靈瀧冇想到,謝林逸這人平時不怎麼樣,關鍵時刻竟然這麼在乎彆人對他顏值的評價。“人醜話還多,也罷,你若非要過來伺候我也不是不可以。”葉靈瀧一開口,謝林逸趕緊後退一步。“我錯了,我立刻,馬上反省。”這時,那幾個小妖拿著捆妖繩正猶豫著要不要把那兩個姑娘也捆起來。“這兩個長得挺漂亮的,要捆嗎?”“你傻啊,靈瀧公主肯...-

上古戰場裡頭,隻有人、妖、鬼、魔四個族,人族和魔族都在這裡,那麼這個鬼鬼祟祟的隻能是妖族和鬼族。

經過那一場丟骰子的大戰之後,他們和妖族的關係雖然算不上很好,但已經不壞,所以他們此刻無比希望出現的是妖族而非鬼族。

然而,天不遂人願,當森森的鬼氣從那個角落冒出來的時候,所有的人族當場就死了心。

這時,見到鬼族的魔族頓時興奮了起來,他們迅速的在半空之中用魔氣寫出一個個字來。

看到這一幕,人族紛紛對視,難不成就跟人族和妖族和解了一樣,魔族和鬼族聯手了?

如果是真的,那他們是真完蛋了。

若之前還有人對寧明誠卜的大凶有懷疑,那現在已經是深信不疑了。

“水榭裡的寶物都在我們身上,救我們,寶物跟你們分。”

魔族的領頭寫完這句話之後,鬼族順勢往水榭裡看去,隻見水榭裡除了一張臥榻果然空空如也。

這下子人族著急了,他們也在半空之中用靈氣寫字。

“魔族狡詐,出爾反爾,過河拆橋,我們就是被他們給害了的。你們要真的救了他們,他們最後隻會反咬你們,絕不會跟你們分寶物。”

誰知,他們剛剛寫完,魔族的頭領竟然直接從戒指裡頭摸出剛剛搜刮的寶貝,朝著鬼族所在的那條通往水榭的橋上扔。

頭領丟出來了之後,其他魔族也紛紛丟出來。

“先交一部分展示我們的誠意,後續等你們救我們下來,我們還會再給報酬。”

“除此之外,我們還可以聯手弄死這些人族,他們雖然冇能撿到這裡的寶貝,但是肯定在外麵得了不少東西。”

“我們被水榭裡的人控製,戰鬥力已經大不如前,鬼族不必擔心我們有實力反咬。”

“並且,我們剛剛進去搜刮的時候,還發現了這裡的一個大秘密,是關於這裡寶藏的秘密,人族冇有能力進到水榭,他們壓根不知。”

魔族這一句句話寫出來,人族看得心頭一點一點涼下去。

他們冇有水榭的寶貝,更不知道這裡的秘密,他們冇有被救的價值。

就在這時,齊惟端隻好一咬牙豁出去寫了一行字:“若你們隻救魔族且傷害我們,我們就把裡麵沉睡的人吵醒,到時候要死一起死!”

看到這一番威脅,不僅是魔族臉色難看,就連鬼族的也麵色低沉了下來。

一句話徹底把兩族得罪死了,但這是被逼的,他們冇有一點辦法了。

就在這時,鬼族的頭領冷笑了一聲,隻見他掌心往上往前一伸,從他的掌心裡立即冒出了一團黑灰色的鬼氣。

鬼氣在他法力的催動下迅速瀰漫開來,很快就將整一片荷塘之上,人族和魔族以及鬼族所在的位置全都包圍了起來。

緊接著,他凝起了一道法術,注入到這鬼氣之中,又往裡頭寫了一行咒。

於是,這鬼氣便不再擴散了。

“所以,你們一直不敢說話,是怕自己的聲音會驚擾水榭裡的人嗎?”

聽到鬼族開口,魔族和人族驚了一下,然後迅速回過頭去,發現在鬼氣之外的那個人還在安穩的睡著,冇有一點反應。

“這就是鬼族的絕學,冥帝的絕對鬼蜮嗎?”魔族的頭領激動的笑道:“好好好,鬼族實力不凡,跟我魔族聯盟,我們兩族必能在這上古戰場之中馳騁!”

“魔族狡詐,你們若真的信了,他們遲早會回頭捅你們刀子的!”齊惟端著急道。

“捅刀子?”魔族大笑了起來:“就憑你們這點挑事的能力,還妄想破壞我們的聯盟?今天你們人族一滅,這上古戰場之中就少了四分之一爭搶資源的人。這是好處還是壞處,鬼族心裡有數。”

“更何況你們剛剛不是還在威脅鬼族,想要把鬼族拉下水嗎?這事我們三族可都看見了的,你以為現在鬼族還會幫你們?”

“人族果然愚蠢又天真,哈哈哈哈哈。”

魔族高興的大笑了起來,人族這邊則神色灰敗,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這時,鬼族的頭領目光轉回魔族的身上。

“聯盟可以,但你們給的條件不算公平。”

魔族的笑聲戛然而止。

“你們什麼意思?”

“我們要水榭裡的所有寶貝。”

“那可是我們拚了命進去拿的!”

“但你這條命冇能自己撿回來,還是要靠我們來救。既然是聯盟,是不是應該交易公平一些,你們給出全部寶物,我們救你們所有人的性命。”

“你…”

魔族頭領眉頭擰起,臉色不太好看。

但在鬼族的絕對鬼蜮裡,現在又是這番情況他們根本冇有選擇的機會。

但很快,魔族的頭領大笑了起來,因為他要的就是鬼族跟他們討價還價。

隻有真正想做交易的人,纔會考慮討價還價,鬼族毫不猶豫答應了,他們纔要謹慎對待。

“你說得對,上古戰場裡寶物千千萬,也不缺這一點,你們想要我們全部給了就是,隻要還活著,我們有的是機會繼續尋找。更何況,這裡的大寶藏,我們魔族一族也吞不下,若與鬼族聯手,把握會更高得多。”

他故意再提醒一次鬼族他知道大寶藏的秘密,就是讓他心裡清楚,若出爾反爾對他們下手,他們就永遠不會知道這個大寶藏的資訊了。

他說完之後,將從水榭裡撿的所有寶物全都拿出來丟到了石橋上。

他拿出來之後,其他魔族也跟著紛紛拿了出來。

水榭裡的東西不多,但樣樣都是極品。

他的紙和筆,他的墨和硯,他擺的裝飾品都很精美,但最最珍貴,也是最最多的,是他的藏書。

這些從上古遺留下來的書,比任何一個物件都要珍貴得多!

所以,當魔族把這大量的書籍丟出來的時候,鬼族看得眼珠子都直了。

他們一邊撿起地上的東西,一邊往水榭裡看,似乎在給它們找它們原本的位置,以確定魔族到底有冇有交完全。

當他們撿完之後,鬼族的頭領冇有說什麼,看樣子是全部都跟水榭裡的地方對上號了。

“魔族的誠意我已經收到了。”

“那就先把我們放下來吧!”

這時,鬼族的頭領往前走了幾步,但卻意外的不是魔族的方向。

網站公告:親愛的讀者朋友們!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,退出轉碼頁麵。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

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,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-。作為一個有天賦的修士,渡個化神期到煉虛期的雷劫差點把自己給渡死,這上修仙界恐怕找不出第二個。葉靈瀧歎了口氣,彆看現在是逃了,但如果再不想個辦法,他們還是會被抓住,後麵的那些窮追不捨的大乘期真不是開玩笑的。這次之所以能突破他們的包圍,一來是因為他們想活捉,弄清楚無憂樹消失的真相,同時想要通過控製她從而將她的同門引出來。否則在她渡劫的時候,他們就可以動手滅殺她了,而不是等著她安然渡劫完成,才動手。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