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求救

大的力量,身體虛弱至極,哪怕是自爆都無法做到。良久,山王的力量這才徹底消散,煙塵隨之落下。他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武城城外一個直徑數百米寬大的深坑,在深坑附近的地麵呈現出一種焦黑色。在這爆炸當中,數千風州弟子,全部成為了齏粉消散。哪怕是逃離出去的嗜血天王,同樣也被震出了一口鮮血,臉色蒼白了不少。可以說山王的自爆,給風州的修行者帶來的,毫無疑問的是一場重創,哪怕是在和武城的修行者交手的時...-“爸爸……你是爸爸嗎?媽媽被他們關起來了!”

“他們要拿走凝凝的心臟……媽媽讓我打這個電話找爸爸!爸爸救救我……”

崑崙山巔,一通陌生的電話打了進來。

聽著電話那頭帶著幾分哭腔的女孩聲音,葉辰眼中露出了幾分疑惑。

“小朋友,你是誰呀?”

“我叫葉語凝,小名叫做凝凝,我媽媽叫夏傾月,你是我爸爸嗎?”

轟隆!

仿若一道晴天霹靂,狠狠的劈在葉辰頭上。

夏傾月!

五年了……他都冇有再聽過這個名字。

一瞬間,那些被他隱藏在心底深處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。

“小野種,跟誰打電話呢!”

忽然,電話那邊傳來一陣叫罵,接著就是“啪”的一巴掌……刺耳的聲音傳來,應該是小凝凝的手機被摔碎了。

“誰!是誰敢動我的女兒!!!”

這一刻,葉辰再也安耐不住體內的煞氣。

轟隆!

瞬息,葉辰身前的黃花梨木講台,直接碎成了齏粉。

然後葉辰拋開一切,快速衝出了教室。

唰!

見狀,台下數十名弟子齊刷刷的起立。

這數十名弟子……有戰無不勝的大夏戰神;有權傾一方的小國梟雄;有富可敵國的大國首富;有白骨再肉的頂級醫聖;也有殺人如麻的死神閻羅!

他們都是葉辰的關門弟子。

今日,本該是恩師傳道受業解惑的日子,卻不知道什麼事情,讓他如此憤怒!

“來人!”

隻見一身戎裝,肩抗五星大夏戰神,陳君臨怒喝一聲:“快幫吾師準備直升機……再傳我令,十萬龍騎立刻待命,波音戰鬥機、坦克、裝甲車能調的全部都調來,隨時隨刻全力支援吾師!!!”

話音未落,陳君臨已經衝了出去。

“媽的!”

與此同時,權傾某國的梟雄也是惡狠狠的罵了一句,“有人敢惹怒吾師,傳我令,把三角區的所有雇傭軍都派過來……舉傾國之力,觸怒吾師者,死!”

“……傳我令,藥神穀所有弟子立刻出穀……不管是醫師還是毒師,都給我傾巢而出!觸怒吾師,就是藥神穀的生死大敵!!!”

“……傳我令,閻羅殿成員立刻捨棄手中的任務,來支援吾師……不錯,現在立刻放下手中的所有任務……不計得失!!!”

“……傳我令,調動騰裡集團的所有資金,八千億資金,隨時供吾師使用!!!”

“……傳我令,聯絡吾師的所有弟子,告知他們,吾師出山了!!!!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金陵顧家。

一個兩歲半的小女孩,被綁在冰冷的手術床上。

小女孩很瘦弱,蒼白的小臉上,還帶著淚痕:“抽了我的血……你們是不是就會放過我和媽媽?”

冰冷的手術床旁邊,是一張柔軟的席夢思。

床上是一個麵色蒼白的小男孩,他靠在女護士的懷裡,雙目緊緊的盯著旁邊的小女孩。

顧南飛冷笑一聲,“……真冇想到啊,夏傾月生的野種,居然也是Rh陰性血!”

Rh陰性血,就是人們常說的熊貓血。

於是,小女孩就成了顧南飛兒子的移動血庫。

每當小男孩身體虛弱時,顧南飛會把小女孩扔到冰冷的手術檯上,取走她的鮮血。

日複一日,小女孩的身體越來越虛弱,小臉越來越蒼白。

她明明已經三歲半了……身體卻孱弱的像個兩歲半的小孩子!

隻見顧南飛雙眸冰冷的盯著小女孩,一字一句道:

“你可知道,我兒子有先天性心臟缺陷……?我早就想給他換一顆心了,可惜的是熊貓血很難與其它的心臟匹配!”

“尤其是,想要找一個大小一樣的熊貓血心臟,更是困難!!”

“現在好了……你這個小野種被生出來,就是來當我兒子的血庫和備用心臟的!!”

“李醫生,動手吧———抽乾她血!!然後,挖心!!!”

說到最後一個字,顧南飛的臉已經猙獰如魔鬼,“反正是最後一次了,多抽點鮮血!手術之後,我兒子的身體會很虛弱,要需很多血來滋養我兒子的身體。”

“是!”

顧南飛身旁,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醫生,麵無表情的戴上口罩。

麻利取出血袋,毫不猶豫的將針頭紮進了小女孩的胳膊內。

……瞬間,殷紅的鮮血,不斷被吸出!

小女孩咬著牙齒冇有喊疼,隻是原本就很蒼白的小臉,變得更加煞白。

五十毫升,一百毫升,……兩百毫升,五百毫升!

血袋裝滿,抽走的劑量,已經超過了成年人的獻血量。

然而,李醫生卻冇有拔走針管,而是又換了一個新的血袋…………五十毫升,一百毫升,……五百毫升。

幾分鐘後,三個居然血袋都被裝的鼓鼓的!

“醫……生,凝凝冇力氣了。”

“好疼呀,不要再抽了……”

小女孩仰著臉,無助的看著顧南飛,大眼睛裡帶著無助和哀求,“抽了這麼多血了,你可以放凝凝回家了嗎……凝凝想媽媽了……”

顯然,三歲半的小凝凝還不知道心臟代表的意義。

方纔顧南飛的那些話,小女孩聽的很懵懂,她以為抽完血就能回家了!

“哼!”顧南飛冷笑一聲,“冇有利用價值的小野種,還想回家?等挖出你的心臟之後,我就去找夏傾月……這個女人,我早就想把她按床上狠狠的蹂躪了!”

繼而,顧南飛又麵色猙獰道:“李醫生,動手,挖心!”

李醫生點點頭,取出手術刀。

“醫生,你要乾什麼……怕、凝凝浠害怕。”

看到閃著藍光的手術刀,以及雙眸冰冷的趙醫生,小凝凝開始驚恐。

她無助的看著顧南飛,開始哀嚎、求助,“凝凝好害怕,凝凝好冷,求求你帶凝凝回去見媽媽吧……”

顧南飛視而不見,反而小男孩身邊,一臉疼愛,“兒子,等會兒彆怕疼,做完這個手術,你就會有一個健康的心臟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小男孩看著自己的父親,眼裡閃過一抹興奮,“快把她的心臟取出來,給我!”

下一秒,鋒利的手術刀劃開了小凝凝的胸口。

刀鋒劃破皮肉,響起“嗤嗤”的聲音。

“疼疼疼!凝凝好疼……”

殷紅的血液流出,小凝凝疼的大叫,蒼白細嫩的小臉上沾滿汗水,她想掙紮,但卻被牢牢的綁在了床上不能動彈。

“媽媽……快來救凝凝,凝凝疼。”

“媽媽!救凝凝……爸爸,爸爸,你在哪裡呀?”

“凝凝好疼……快來救凝凝!”

劇烈的疼痛,大量的血液流失,讓凝凝很快就陷入了半昏迷狀態。此刻,她最想唸的就是自己的媽媽,以及……她那從未見過麵的爸爸!!-數萬米的空中遍佈雷霆,這些雷霆力量宛如一條條小蛇,相互盤踞,最終彙聚在葉辰的上方,凝聚出一個巨大的掌印。“乾坤滅世!”“天碑開!”轟轟轟……連續三座龐大的石碑落在葉辰的身上,全身的氣息在此刻暴漲,赤劍緊隨其後,在半空中閃耀出奪目的光亮。化作一道陀螺,迎上了那巨大的掌印。一時間,沉悶的聲音響徹天地,天地都在這力量之下變得晃動和不穩起來,一道道空間更是被撕裂成碎片,場麵無比震撼。戰場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