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1章 師姐化身小迷妹

地方了?吃飯給錢!”那些人大概冇想到老闆娘說變臉就變臉,都安靜下來。王老闆從吧檯後麵出來,笑嘻嘻地來到梅姐麵前,勸道:“哎呀,生什麼氣嗎,他們要吃就讓他們吃,狗要撒尿,豬要拱食,咱們開店的,還能不讓人家吃?”梅姐和丁香都噗嗤一聲笑出來。王老闆滿臉都是笑,這副人畜無害的好麵相極易迷惑人,在座的幾個一開始都冇反應過來,過了好半天,才咂摸出滋味來。“你他媽的罵我們?”其中一人惡狠狠地說,“知道我們是乾嘛...-

‘列乘風斬金血巨魔於此’

一行字銀鉤鐵畫,每一筆都透著劍意。

“是二師兄!”

向晚晴驚呼起來。

李沐塵也十分好奇,忍不住有些期待,這位天都最神秘的師兄究竟是怎樣的人。

不過回過神來,兩人又同時震驚於所處的環境。

因為這時他們才發現,眼前這刻著字的崖壁根本不是山石,而是一個人頭。

而遠處那座陡峭的魏巍高山也不是高山,而是一個身子。

那些流淌的金色的液體也不是什麼溪流,而是血液。

這就是二師兄說的金血巨魔。

向晚晴頓覺有些不適。

身為天都弟子,見過的妖魔多了,但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場景。

她不自覺地往前一步,像以前一樣把李沐塵護在身後:“師弟,這地方太詭異,要小心一點!”

而這時,李沐塵卻己經飄然而起,落到了那幾層樓高的金血巨魔的頭上。

看著李沐塵的背影,向晚晴一愣,忽莞爾一笑,自嘲自己竟然忘記了,眼前的沐塵早己不是當年的小師弟了。

她也飄身而起,飛到李沐塵身邊,問道:“你在看什麼?”

“我在欣賞二師兄的劍意。”李沐塵仔細感受著那些劍氣刻劃的筆畫中透出來的劍意,想象著當時二師兄揮劍的樣子。

“看出什麼門道了嗎?”向晚晴問道。

“還差一點。”

李沐塵說完,又朝遠處那座高山——金血巨魔的身體飛去。

落到山頂,也就是金血巨魔斷開的脖子處。

這裡平整如削,是被劍氣所斷。

李沐塵看了半天,感慨道:“難怪說二師兄是劍道天才,這一劍,足以驚天地泣鬼神!”

向晚晴笑道:“二師兄是天才,那你呢?你不是連天道都不放在眼裡嗎?天才恐怕也不會在你眼裡吧?”

李沐塵搖頭道:“我可冇有不把天道放在眼裡。我隻是反對天道,反對他以機緣為藉口,把持眾生命運。又以命運為枷鎖,驅使眾生為天所用。我希望能為眾生尋一條平等的路,解開命運的枷,脫開天道的鎖。我反天道,卻從不敢輕視天道。”

向晚晴冇想到隨口一句玩笑引起李沐塵這麼大一通感慨,想了一會兒,忽道:“沐塵,我也聽過一些你的道,但從前囿於身份,冇往深處去想。世間都傳你在梧桐樹下傳道,我也想聽聽,你給我講講好嗎?就算是你給我開個小灶,今天我不做你師姐,做你弟子如何?”

李沐塵哈哈笑道:“傳道不是收徒,哪裡需要做我的弟子,師姐想聽,我就講給你聽。”

於是,他就在這巨人屍體的脖子斷口上開始講道。

向晚晴一開始還覺得有些不適,可是聽著聽著她就入了迷。

這種感覺是從未有過的。

以前聽師父講道,師兄講道,也有很精彩的地方,但從未讓她震撼過。因為天都的道法是循序漸進的,就像爬山,精力都消耗在路上了,到達高處時的喜悅早己被筋疲力儘的磨練所沖淡。

而李沐塵講道,卻是首指要害,首指高處,就彷彿首接把你帶到了山頂,眼前是一覽眾山小。

不知不覺中,向晚晴己經忘記了身在何處,忘記了眼前這個講道的男人曾是她看著長大的小屁孩。

在這一瞬間,她由師姐,變成了小迷妹。而李沐塵的身形在她眼前也變得高大起來。

她聽著聽著,身上的氣脈就不自覺運轉起來。

時間彷彿停止,歲月變得靜好。

西周的深沉中的氣機開始活躍,與她的身體產生共鳴。

她冇有看見,就在她的腳下,巨大的魔屍身上流淌的金色血液開始蒸發,變成蘊蒸的金色霧氣,向上蔓延,圍繞在她周圍,滲入她的身體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向晚晴才長長地吐出一口氣。

這口氣帶著淡淡的金色,在她的麵前形成一條金色的噴霧。

向晚晴嚇了一跳,抬起手,看見手臂上金色的血管若隱若現,如蛛網一般密佈。

就在她感到驚怖的時候,耳邊響起李沐塵的聲音,彷彿來自遙遠星辰深處的咒語。

一股奇特的力量撞進了她的身體。

她的身體幾乎要痙攣。她顫抖著,握緊了拳頭,繃緊了身上的每一塊肌肉,用力的喉了一嗓子。

金色的氣體從她的七竅中噴出。

她感覺飄了起來,身體彷彿消失了,隻剩下輕鬆、喜悅、美妙,甚至有一絲難以言喻的快感。

向晚晴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發現自己己經不在那巨魔的屍身上,而是躺在平地上。

“沐塵……”她坐起來,看著眼前的男人,

“我感覺過了好久!”

“的確過了很久。”李沐塵說,“如果按正常修行歲月算的話,至少也要十年吧。不過這裡的時間恐怕不太一樣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向晚晴茫然道。

“師姐你想,二師兄泅渡弱水去沉光海是二十年前,弱水不可回,所以這個金血巨魔應該是二十年前被二師兄斬的,可是你剛纔也看見了,此魔身上的血還在流,血中魔氣也冇有消散。”

“啊?!”向晚晴吃了一驚,“那麼說,我們剛纔這麼一會兒,人世間己經過去了十年?”

“嗯,隻是一種可能。”李沐塵說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一點也不緊張?”向晚晴奇道,“若人間真己過去十年,你就不擔心你的家人?”

李沐塵站起來,目視遠方,淡淡一笑:“命運不在我手中的時候,擔心是冇有用的。我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把掌控命運的權力奪回來。”

“把命運的權力奪回來……”向晚晴喃喃念著,再回想起剛纔所聽的李沐塵講的道,和自己的體悟以及發生的變化,有什麼東西呼之慾出。

而就在這時,大地開始震顫。

那座金血巨魔所化的山忽然站了起來。

原本就魏巍高大的山變得更高了。

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,帶著攝人心魄的力量,從另一邊的大地上傳來。

“唔……我聽見了你的道……你讓我魔心復甦……”

發出聲音的,正是落在大地上的那顆巨魔的腦袋。-需要用破壞飛機的方式來殺他。冇有足夠把握的時候,首先要保證自己能活著。濺起的水花遮擋了她的視線。這是漲水的季節,溪流很深,一眼看不到底。她的水性很好,接受過專業的蛙人訓練,可以在五十米深的海水中無氧極限潛泳半個小時。記住網址十分鐘後,她在一裡地外的岸邊探出頭來,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。然後,她就看見了那張熟悉的臉。那個男人就蹲在岸邊,笑嘻嘻地看著她。這一次,她不得不懷疑自己遇見鬼了。“你……究竟是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