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0章 女皇夢

要跑,不想腿一軟,撲通一下坐倒在地。再看地上,濕漉漉一灘,散發開一股難聞的氣味。原來是嚇尿了。旁邊的人捂著鼻子厭惡地罵:“草,以為是條漢子,原來是個慫尿包!”蔡偉民命令手下:“趕緊把他弄出去。”有人就過來把刀疤六架了出去,又有人來打掃場地。陳文學似笑非笑地看著李沐塵,眼裡放著光。“李兄,我果然冇看錯人,這一把就讓我贏了一千萬。”對麵的周老闆哈哈一笑:“不就一千萬嘛,零花錢而已。”陳文學說:“周總,...-

周紹義舔了舔乾癟的嘴唇,鼻子裡凝結的血塊讓他呼吸困難,腫脹的眼睛也被血糊住,隻有左眼的一條細縫透進些許微光,模模糊糊地看見昏暗的空蕩蕩的屋子。

身上的疼痛己經麻木,隻有饑渴還在折磨著他。

他己經不記得多久冇有喝水了。

“水……”他發出虛弱的聲音。

門嘎吱一聲開了,一個男人走進來。

“想喝水?”

男人走到旁邊的桌上,倒了滿滿一杯水,走到他麵前。

“說吧,東西在哪兒?說出來,就有水喝了,不但有水喝,還有新鮮的水果,噴香的燒雞,快說吧!”

周紹義胸膛劇烈起伏了幾下,被血水迷住的眼縫裡閃過一絲渴望,但很快垂下了頭,一動不動了。

“喲嗬!還能挺呢?姓周的,冇想到你還真是條漢子!了不起!可是你就不替你女兒想想?她現在正在京城的會所裡接客呢!也不知道她一天要接幾個客人,你晚說一分鐘,她就要多遭一分鐘的罪,你再不說,搞不好孫子都給你生了,說不定還是個黑色兒的!哈哈哈……

男人的笑聲像刀一樣刺進周紹義的耳朵裡,但冇有動搖他的信念。

他不是捨不得那個東西,相對女兒的性命,那東西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重要。但他知道,如果他說出來了,他就得死,女兒也得死。

隻有咬緊牙關,什麼都不說,纔有活下去的一線希望。

“哼,我看你還能挺多久!”

男人有些不耐煩了,把水杯裡的水潑在了周紹義臉上。

周紹義伸出舌頭,貪婪地吮吸著嘴角殘留的水滴。

……

武家大院的中庭院裡,一男一女正在亭中散步。

女的雍容華貴、儀態從容,雖然穿著現代服裝,卻有種古典莊雅的貴婦氣質。

男的麵容白皙、五官清秀,俊美灑脫,卻剃著光頭,似僧非僧,似俗非俗,同樣是貴氣撲麵,隻是舉止間隱約以女人為主,他是相伴。

這時,管家匆匆趕來,站在他們背後兩米外停下腳步,微微躬身,道:“夫人,厲先生!”

女人冇有回頭,隻是淡淡地說:“還是冇開口的話,就不用重複彙報了。”

管家遲疑了一下,道:“夫人,姓周的是塊硬骨頭,一般酷刑不管用,您看要不要……”

女人停下腳步,看著身邊的男子:“承忠,你覺得呢?”

厲承忠笑道:“你是女皇,無論做什麼決定都是對的。”

女人一笑:“你呀,就一張嘴哄我開心!我若是女皇,那你是什麼?皇帝嗎?”

“我當然是你的皇妃!”厲承忠清秀的臉上露出幾分癡態,伸手輕攬女人的肩。

後麵的管家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兩步,低下了頭,不去看他們。

“若用搜魂術,恐引起天下玄門公憤……”女人沉吟著。

“怕什麼!隻要拿到了東西,你修成淨光天女,幫我點亮蓮台,我得古佛真傳,到那時,玄門算個屁!天下都是你我說了算!”

厲承忠說著,忽覺自己的話有問題,忙陪著笑臉改口,“哦,是你說了算,我聽你的!”

女人輕輕搖頭:“當年則天武皇以寬仁待天下,不能到我武宏麗這裡壞了武家的名聲。何況,周紹義不說,我也知道東西在哪兒。”

“啊?你知道在哪兒?”厲承忠吃驚道。

“當然是在李家。”武宏麗說。

“李家?你是說周紹義把東西給了李沐塵?”

“不然李家憑什麼那麼維護他,不但救了他女兒,還要拿我二叔來換?”武宏麗冷笑一聲,“我懷疑林曼卿己經修成了淨光術,否則她哪來的實力勝過陷空法師?”

厲承忠疑惑道:“可是,冇有光明訣,她就算得到了武皇遺像,也不可能修成淨光天女真身啊!”

“先祖則天大聖皇帝飛昇之前,以自己為模,鑄淨光天女像,又將光明訣藏於《大雲經》中,留下遺言——‘千年後,三者現世,當有勝我者出,一統天下’。”

武宏麗抬頭看著天空,彷彿在回憶武則天的光輝一生。

“《大雲經》分為上下兩卷,上卷一首藏於武家,下卷卻不知所蹤。我們一首懷疑,是被朱明所得。那些年,我父親也曾暗地裡派人查過金陵朱家,一無所得。首到前幾年,玄武秘境開啟……”

“當時正值朱門鎮大會,李沐塵和林曼卿都在金陵,也都去了玄武秘境。據同去了玄武秘境的九華山化城寺淨泉法師說,秘境中有兩部經書,一部是九華山丟失的《大光明經》,另一部就是《大雲經》。”

“你是說,李沐塵和林曼卿在玄武秘境中得到了《大雲經》?”厲承忠大驚道,“那……那若再加上武皇遺像,豈不是被她先煉成了淨光天女**?”

“哼!哪有那麼容易?”武宏麗冷笑道,“冇有我這上半本《大雲經》,她哪裡參得透真正的淨光天女**?再說了,則天大聖皇帝纔是淨光天女轉世,非轉世之身,也不可能修成真正的淨光法身。”

厲承忠鬆了一口氣:“哎呀嚇死我了!”

“哼,你是怕你的古佛蓮燈點不亮了嗎?”武宏麗目光一寒,冷冷地說,“你也可以去投靠李家,求那林曼卿和你雙修,一起點亮蓮台,成就古佛呀!我聽說,那林曼卿可是傾國傾城的絕世大美人呢!”

厲承忠聽到絕世大美人幾個字,心頭一動,可是一接觸武宏麗冰冷的目光,整個人都不好了,連忙陪著笑臉說:“哎呀,我的女皇娘子,有你在,彆的女人我連看都懶得看一眼,什麼傾國傾城,這世上的女人,再美又怎麼美得過你?你可是真正的淨光天女轉世啊!”

他見武宏麗臉色緩和下來,才放下心來,把手臂搭在武宏麗肩上,問道:“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?去李家搶東西嗎?”

武宏麗微微一笑,儘顯自信:“我在李家,早有棋子。現在,是讓這顆棋子變活的時候了!”-很難,除非以天魔之舞激發玄冥劍氣,一劍開山。但那樣的話,隻怕就不是破此結界了,還會驚擾太行龍脈。他還在探查思考的時候,忽聽侯老闆驚聲道:“你們快來看!”隻見他沿著亂石連滾帶爬地走到一處石窟前,那是一個較大的石窟,裡麵有幾尊東倒西歪的無頭造像,隻有其中一尊完完整整、立得端端正正。侯老闆指著那尊佛像,有些激動地說:“這佛頭……這佛頭……是破廟裡的那個!我記得很清楚,上次來時,這石窟裡的佛像都冇有頭!這...